中国金融情报局网-关注品牌质量,聚焦时代发展!

网站首页

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羡慕!雷军送这个男人一千克金砖 430万投入获超2亿回报

当前位置: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 公司 > 正文  2019-04-29 15:16:53 来源:雷帝触网

拉卡拉CEO孙陶然今日透露,小米CEO雷军因为天使投资了拉卡拉,推动了他做起了天使投资人,陆续天使了30个公司。

雷军还跟兄弟们约定,谁做出一个1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他个人送一块一公斤的金砖。

“俞永福有一块、李学凌有一块、好像还有几个雷家兄弟有,今天我也有了一块,开心。”

雷军给孙陶然送的金砖

据雷帝网了解,俞永福是因为将UC浏览器做大,李学凌则是因为欢聚时代,拉卡拉则是因为近期在深交所上市,当前市值达到211亿元。

雷军说,当初为了激励孙陶然创业,随口就吹了牛。“说陶然,如果你能干个十亿美金的上市公司,我作为一个小小股东,我要送你一块金砖。”

“我以为陶然忘记了,结果今天陶然在微博上跟我要金砖,我真的为陶然准备了一块金砖。我说到做到,不要说我忽悠你,真的是金砖。”

雷军430万投拉卡拉获超2亿回报

拉卡拉上市发行前,联想控股持股为31.38%,为大股东;孙陶然持股7.67%,为第二大股东;达孜鹤鸣永创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持股为5.58%;

孙浩然持股为5.39%,陈江涛持股为5.01%,戴启军持股为3.24%,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持股为2.87%;

蓝色光标持股为1.72%;邓保军持股为1.26%,小米CEO雷军持股为1.13%。其中,雷军为拉卡拉天使投资人。

拉卡拉上市后,雷军仍持有1.02%的股权,以拉卡拉市值计算,这笔股权价值达到2.14亿元。

据拉卡拉的招股书显示,14年前,雷军投资拉卡拉的总资金为25万元,这意味着雷军这笔投资给雷军带回了超过800倍的回报。

拉卡拉早期股权结构

2012年3月,当时出任拉卡拉董事的雷军还曾将持有的343万元出资额转让给联想控股,作价3.45元/出资额,总金额1183万元,并在套现后退出了董事会。

如果算上这部分的价值,雷军从拉卡拉这笔投资中获得的收益就会更高。

雷军出席拉卡拉上市答谢晚宴

雷军昨日也出席了拉卡拉在北京举办的上市答谢晚宴,并发表演讲,并引用了孙陶然的一句话:所有成功都是九死一生的结果。

雷军和拉卡拉CEO孙陶然是同龄人,称认识陶然24年,看着陶然经历的14年创业。“我特别同意陶然的观点,就是所有的成功都是九死一生的结果。”

“以经过14年的坎坷、艰难险阻,拉卡拉成功的上市了,不仅仅是给拉卡拉全体员工,也给所有的创业者一个巨大的鼓舞,有志者事竟成。”

雷军透露了投资拉卡拉的细节,称“网上都在算我赚了好几千倍,说实在我这个天使投资人真的是幸运多了,因为我是陶然的好朋友,他要创业,请我帮他融资,结果不小心帮成了股东。”

据介绍,当初雷军把孙陶然推荐给了联想控股的朱立南,跟朱立南介绍了两个小时,极尽溢美之词,介绍完之后朱立南一句话就给雷军撂倒了。

不过,雷军投资的不是25万,而是430万。“朱立南说,这个项目这么好你为什么不自己投呢。我说好,我干,就投了430万人民币。”

雷军说,正是因为投了陶然430万人民币,后来发现其实对创业者来说,第一笔钱是最难的。因为当时雷军自己创业的时候找第一笔钱也是特别特别难。

“所以后来从陶然开始,我自己投了大概30个项目,帮陶然融资最大的好处是逼着我自己成了天使投资人,如果朱立南不激将,我也赚不到今天这么多钱。”

孙陶然揭秘为何拉卡拉看不见了

当前,外界对拉卡拉也有一些质疑,主要是在微信与支付宝的天下,拉卡拉是否还有存在的价值。对此,孙陶然做出了解释:

拉卡拉所处的支付行业以及支付周边的金融科技、金融服务行业高手如林,无论是BAT、银行还是银联,都是实力超级雄厚的选手。

在这样一个充分竞合的市场,拉卡拉能走到今天,用同行几十分之一的投入,能够让拉卡拉今天还位列第一阵营,并且在方方面面都保持着一定的潜力。

主要有三个原因:

第一个是创新。拉卡拉一直在不断寻找未被满足的消费者需求,或者希望用更好的方式满足他们的需求,通过创新寻找和扩大拉卡拉的生存空间;

第二个是走正道。拉卡拉一直坚信走正道虽然可能会让拉卡拉走的慢一点,但是可以让拉卡拉走得持久,并且最终走向终点;

第三个是强大的拉卡拉企业文化。拉卡拉凝聚了一批志同道合、有非常强的主人心态、非常强的使命必达信念的小伙伴。

孙陶然说,走到今天的拉卡拉也面临着一些挑战,比如说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面被提问最多的两个问题:

第一个是说曾经的移动支付老大今天有谁还在用。这主要是因为拉卡拉当年覆盖了全国的便利店,为大家提供信用卡还款、缴费转账等服务,这些服务太刚需、太普遍,所以很多人印象深刻,拉卡拉名气很大。

而现在拉卡拉的业务主体发生了变化,从用户自助模式变成了店员操作模式,所以大家感觉好像拉卡拉看不见了。

实际上,五年前拉卡拉只有十万台终端,今天拉卡拉拉卡拉有1900万台终端;五年前拉卡拉每天的交易笔数是100万笔,今天拉卡拉每天的交易笔数是3000万笔;五年前拉卡拉每年的收入是2亿多,去年拉卡拉的年收入是56亿……

大家感觉拉卡拉好像少见了,是因为原来拉卡拉是自助终端,每个人使用的时候是自己使用,对拉卡拉的终端感觉很强烈,而今天拉卡拉是站在商家的后端由收银员操作,在你刷卡和扫码的时候你并不注意你使用的是拉卡拉的服务。

孙陶然说,其实如果你留心,你会发现收银员手里那台蓝色的POS上印着拉卡拉的LOGO。

第二个问题是很多人问面对强大的微信和支付宝,拉卡拉怎么生存?

孙陶然说,答案很简单,共存共荣。微信和支付宝是账户,拉卡拉是POS机,账户是付款方,POS机是收款方,就像钥匙和锁,就像螺丝和螺母,每一笔交易都是一个账户方和一个收款方。

实际上,正是微信和支付宝扫码支付的兴起,推动了拉卡拉的市场份额进一步上升,冲到目前坐二望一的位置,因为拉卡拉是第一个大规模在自己的收单系统中受理扫码的收单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