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情报局网-关注品牌质量,聚焦时代发展!

网站首页

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神秘富豪”兰华升再次浮出水面 旗下版图扩张遇阻

当前位置:中国金融情报局网 > 公司 > 正文  2018-06-26 08:17:49 来源:新京报

大生集团实控人兰华升。

6月8日,大生农业金融所在地嘉汇广场G座门口。

福建华信旁边挂有叶柳春(叶简明爷爷)基金会牌子。

连年重组的江泉实业又要易主了,这让其背后的“神秘富豪”兰华升再次浮出水面。

6月19日晚,江泉实业公告称,中国物流股份有限公司将通过重大资产重组方式实现借壳上市。江泉实业系大生集团旗下,实控人为兰华升。今年3月至今,伴随着华信事件爆发,兰华升及其大生集团遭遇一系列风波,股票暴跌、债务违约、卖资产、股权转让,成为围绕在这一长期低调富豪身上的关键词。

今年6月,新京报记者走访大生集团深圳总部,其办公依旧如常,而在大生昔日发家之地福州,员工关于兰华升的印象并不深刻。兰华升,这一出身福建省龙岩市武平县、有财务专长并曾与叶简明共事的低调富豪,正处于其事业上的关键时刻。

在2014年从华信系独立门户开始,兰华升旗下的大生集团迅猛扩张。短短两年就成为国内最大的民营农业企业。其在石化、金融方面也取得了不菲业绩,其背后仍有着华信系的痕迹。随着大生集团丧失对江泉实业以及大生农业金融的控制权,兰华升的扩张似乎开始停滞了。

隐秘富豪

“发家叙事”与华信有关

6月19日晚,江泉实业公告称,拟通过发行股份收购央企中国物流。

通过此次交易,作为央企的中国物流将通过江泉实业实现借壳上市,而江泉实业背后的大生农业集团将丧失对这一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兰华升旗下的大生集团成立于2005年,其实力庞大,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第237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59位,广东省企业百强第27位。

在此番江泉实业易主之前,大生旗下另一上市公司大生农业金融也在6月1日公告,大生集团透过其全资附属公司香港大生分别对外转让该公司12.90%股权,大生集团已不再为该公司控股股东。

今年3月华信事件发生之后,低调的兰华升和大生农业集团开始频现风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接连易主,令兰华升这一在资本市场并不知名的富豪再度引发外界关注。

2017年3月,多家媒体几乎同时刊发了一篇描述兰华升财富传奇的文章。

根据这些文章描述,2006年7月,兰华升来到福建大生控股有限公司出任总经理,遇到人生第一个政策机遇。

2006年1月,中国政府正式废止农业税,兰华升毅然将福建大生的业务范围进行扩展,转入现代农业产业基地、农产品流通等领域,在短短11年里,建立起一个以农业为主打,横跨石化、基建、金融等为一体的产业帝国。

跟这一文章报道类似,大生农业金融正式公告的简历也将兰华升的事业回溯到福建大生控股有限公司,当时他担任公司总经理。

福建大生工商资料显示,其在2014年4月发生工商变更,名称从之前的福建华信控股有限公司(简称福建华信)改为福建大生控股有限公司,原股东上海华信石油集团有限公司也退出,由此,兰华升和中国最神秘、最年轻的石油富豪之一叶简明产生了联系。

在华信系退出福建华信(即福建大生)之时,深圳市大生农业集团(简称大生集团)成为股东。彼时,新股东大生集团也是在2014年1月方才注册成立,其背后正是兰华升。

那么,兰华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加入华信前,他有何经历?

财务专长

以“财务专家”身份起家

有网络信息显示,兰华升曾担任福州市龙岩商会副会长。6月1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位于福州市鼓楼区的龙岩大厦,这里曾经是福州市龙岩商会所在地。记者自商会获得资料显示,兰华升1971年8月出生于龙岩武平,1995毕业于集美大学,获高级会计师职称。曾就职于福建省轻工业厅;福建纺织化纤集团任财务部经理;厦门银鹭食品任财务总监。

年代久远,兰华升早期在国企的经历已不可考。但身处于国企改制的历史洪流当中,兰华升显现出自己具有一定的财务功底。

新京报记者自福建省轻纺情报研究所主办的《福建轻纺》期刊获悉,2002年,有位作者兰华升曾发表了一篇《转制公司长期股权投资特殊业务的账务处理》的文章。该期刊介绍,兰华升(1971-),男,福建武平人,福建省轻纺(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会计师。2004年,兰华升所属企业变成了福建纺织化纤集团,他在《发展观察》期刊发表了一篇名叫《建立有效的企业财务预算管理体系》的文章。

新京报记者自“海峡人才网”获悉,2006年5月,其公布了授予林贻武等430位高级会计师职务任职资格的一篇信息介绍,其中,来自省轻纺(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的兰华升赫然在列。

懂财务的兰华升,在2006年加入了华信。前述商会资料显示,兰华升2006年7月入职中国华信,任独立董事等职。2014年3月,兰华升成立深圳大生集团,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一位与兰华升有过接触的华信职工王刚(化名)表示,兰华升为华信公司合伙人。工商资料显示,除了担任福建华信总经理等职之外,兰华升这时候在包括福建华信商业有限公司在内的一系列华信系公司内都有任职。

工商资料显示,福建华信商业有限公司曾位于福州市鼓楼区梅峰路302号华信培训中心。6月11日,新京报记者走访看到,该大院并无招牌,但门口石狮子下依然保留着“中国华信”的文字印记。王刚表示,原来这是中国华信福州办事处,牌子前一天才拆。

华信培训中心院内一位职工告诉记者,“兰华升现在生意在深圳,这边是林健(音同)在(管)。上一次见兰总还是在过年的时候,他的司机开着奔驰载他来”。

开始独立

4年前从“华信系”自立门户

新京报记者发现,大约在2014年左右,伴随着福建华信改名为福建大生并被兰华升掌控,他所任职或持股的多家企业,与华信的关系趋于淡化。

福建华信商业有限公司方面,工商资料显示,2014年3月,兰华升持股退出,公司股东变更为华信商业(上海)有限公司。2014年6月,兰华升又辞去了法定代表人。

华信(福州)石油有限公司方面,工商资料显示,2014年6月,其名称改为福建大能化工有限公司;股东从福建华信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改为福建大生控股有限公司;兰华升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卢挺富接任(其后他也退出);2015年,更名为福建周行实业有限公司。其后,股权再次变更,目前从股权结构上看已经没有华信痕迹。

福建华信投资有限公司方面,2014年8月,公司名称从福建华信投资有限公司变更为福建翔盛化工有限公司,兰华升不再担任法定代表人,股东从上海市华信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市华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其后,股东又变更为大华国化(福建)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自然人林健,公司名称也改叫福建沃若石油化工有限公司。

上述一系列股权变动集中于2014年,而到2016年7月,兰华升又辞去了中国华信独立董事职务。不过,这一事件直到2018年3月大生集团方才宣布。

虽然脱离了一系列华信系公司,但兰华升实现控股的福建华信(后改名福建大生)实力庞大。

据报道,2013年,福建华信因较强的业绩实力跻身中国外贸民营500强企业;2014年,改名福建大生后其下辖企业实现营业额408亿。

公开信息显示,2009年5月,作为福建华信总经理的兰华升获得第六届福建青年五四奖章。2012年7月,武平福州商会二届一次会员大会暨换届选举,福建华信总经理兰华升当选为会长。

6月11日,一位龙岩市政府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认识兰华升此人,生意做得很大,这几年的生意主要在深圳,他不在福州,现在也已经不再担任龙岩商会副会长。对于兰华升在龙岩或武平的产业,她表示不太清楚。按照她的说法,兰华升在福州已经没有公司。

农业发家

与地方国企交朋友,两年成最大民营农企

2014年4月,港股栋华石油化工公告称,大生集团斥资2.77亿元成为公司新的大股东,其后兰华升出任栋华石油化工董事会主席,该公司更名为大生农业金融。

此后兰华升找到了一群“新朋友”——地方国企。

根据大生集团官网,公司有包括南京基地、吉林白城基地以及宁夏供港蔬菜基地等产业基地。新京报记者发现,这些产业基地不少都是与当地国企合资成立的。

据官网介绍,白城基地2016年6月启动,计划总投资40亿元,总占地面积10平方公里,由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白城大生公司与白城市政府联合建设运营。南京基地规划占地31.93平方公里,计划总投资38亿元人民币,建设和运营管理公司为南京大生现代农业控股有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南京大生的股东包括两位,分别是大生集团和南京谷里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是90%和10%,后者是南京当地国企。

2018年3月,大生农业集团首个供港蔬菜标准化示范基地在宁夏青铜峡(简称“青铜峡示范基地”)正式落地,该基地由大生农业连同宁夏农业投资集团联合开发建设,占地2200亩。

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南京基地是大生最重要产业基地,产品面向长三角,而在华南地区备受欢迎的宁夏菜则是大生如今最重要的供港蔬菜基地产品。

大生方面还联合大型农业国企首农集团组建了上海首农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2017年8月,全国工商联发布2017年度民营企业500强排行榜,大生集团以625.25亿元的营收排名59名,成为排名最靠前的农业企业,亦即我国最大民营农业企业。

据江泉实业此前披露公告,2014年,大生集团总资产86亿元,营业收入333亿元,净利润7763.75万元;2016年,大生集团总资产203亿元,营业收入625亿元,净利润59975万元。

这意味着仅仅两年时间,大生集团总资产翻了一倍多,营业收入接近翻倍,净利润增加了6倍多。离开华信的兰华升成功复制了华信的急速成长神话。

石油生意

石油业务与最大客户存股权联系

作为兰华升旗下主要上市公司,大生农业金融的业绩也在急速增长。

根据发行文件,2014-2016年度,公司营业总收入分别为529748.82万元、822589.7万元、1437461.92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16023.40万元、24513.36万元、30747.93万元。

从大生农业金融的业绩构成来看,根据2017年中期业绩报告,石化产品销售占比为25.9%,石化贸易业务主营收入主要来自子公司泰华石油。大生集团官网显示,泰华石油董事长是王立国,他曾担任香港华信石油有限公司总经理。

6月8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上海市东方路1988号,该地为华南大厦,其中6层为当地多家石油石化相关行业协会,601室并无泰华石油。

6月8日早上,新京报记者来到大生农业金融所在地嘉汇国际广场G座,和嘉汇国际广场的其他写字楼不同,这栋楼大门口被三名成年男子把守,其中两位身着“特勤”制服,其中一位称“是华信最近请我们来”。记者注意到,该楼的安检口上打着华信CEFC标志。

在大生农业金融所在的这座大楼内,它的一家大客户出现了。大生农业金融发行文件显示,2015年,大生农业金融燃料油业务的第三大客户是上海益电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简称益电能源),销售额17973.41万元,占比10.75%。

工商资料显示,益电能源位于嘉汇国际广场G座16楼。新京报记者未能进入该栋楼内联系到益电能源进行采访。

益电能源和大生集团不仅位于同一栋楼,且存在股权联系。工商资料显示,益电能源当前股东为华东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潘恺蓉,前者的早前股东包括大生控股有限公司,卢挺富。而潘恺蓉曾任福建省华信加油站投资有限公司的监事。

益电能源还是嘉汇国际广场相关房产所有者华信的供应商。中国华信经营主体上海华信发行文件显示,益电能源是其2014年芳烃产品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金额高达26.6亿元,占比8.7%。

上海华信旗下华信国际2017年报显示,上海益电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是其供应商。年报称,华信国际应付供应商上海益电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的票据存在逾期,金额为人民币0.55亿元。

金融扩展

新兴金融业务迸发式上涨

大生集团的新兴金融业务也与华信关系密切。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大生农业金融新设子公司深圳市大生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并由其收购瑞盈信融(深圳)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至此公司开始涉足金融行业,开展保理业务。

据大生农业金融发行文件披露,2015-2016年末以及2017年9月末,公司应收保理款金额分别为1.5亿元、21.7亿元及38.6亿元,呈迸发式上涨趋势。

发行文件中称,2016年公司保理业务中约有40%的质押应收账款对手方是上海华信,以上海华信作为开展保理业务的核心公司。

据新京报今年5月调查,不少大生农业金融的保理业务客户都以上海华信的主要供应商身份而出现,包括福建众成联合贸易有限公司、天津国贸石化有限公司和新丝路国际(和县)有限公司等企业。

工商资料显示,兰华升的早期产业——福建大生控股有限公司位于福州市鼓楼区洪山科技园创业中心大厦第2层213室,福建众成的早期住址位于洪山科技园12号楼第2层。

福建众成曾有一名股东为国能商业集团有限公司,而国能商业股东为上海国明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中社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其中,前者旗下有一家公司叫大生财富老龄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曾被大生控股有限公司投资。

工商资料显示,如今大生集团客户福建众成的住址已经不在洪山科技园,而是换到了鼓楼区梅峰路180号保福公寓1#-3#连接体2层。工商资料显示,该处也是福建华信投资有限公司(兰华升此前担任法定代表人,现名叫福建沃若石油化工有限公司)的所在地。

6月1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保福公寓,该地位于福州城区北部,为一老式居民小区,新京报记者未有找到福建众成和沃若石油化工。

面临困境

大生集团多重扩张遇阻

“现在就看(大生)怎么走出困境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2018年3月1日,亦即叶简明被查的消息出现当天,大生农业金融股价跳水,当日跌幅超75%。该轮下跌前,该股报价0.46港元,如今仅为0.09港元,相当于之前五分之一。

3月3日,大生集团在官网发布声明,有关媒体对我司股东、法定代表人兰华升先生的任职情况进行报道时,未经查实确认,称其为“中国华信独立董事”,误导了市场情绪,引发市场行情震荡,给相关投资人造成重大损失。兰华升已于2016年7月正式辞去中国华信独立董事职务,目前并未担任中国华信任何职务。

但风波并未停息。4月30日,大生农业金融公告称,本公司若干客户之业务受中国华信事件所影响,公司持有人应占年度利润将减少约2亿元至2.5亿元人民币。5月底,大生农业金融第二次对业绩大幅下调,公司持有人应占权益将减少约13亿元至13.5亿元。

今年5月,新京报记者致电大生农业金融信息披露事务负责人钱迪。当被问及华信风波今年3月方才出现,为何要对去年业绩进行调整时,对方表示系期后事项问题。至于业绩变动是否是由于很多客户都是华信的公司?他表示,不方便说。6月8日,新京报记者前赴大生农业金融总部,公司未有出面接受沟通和采访。

如今,兰华升的多重扩张已戛然而止。

5月8日,大生农业金融公布,终止向A股上市公司信息发展认购其发行的总价为4500万元股份。进入6月,兰华升旗下两家上市公司相继生变,江泉实业被央企中国物流借壳,大生农业金融则发生控股权变更。

6月12日,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大生总部搬迁到宝安的计划尚未落实,“还没有拿地”。新京报记者致电宝安区新闻办主任富嘉礼,对方未有回复采访问题。

2017年6月,大生集团与深圳宝安区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大生农业”将把集团总部迁至宝安,建设总部大厦。“宝安成功招引千亿级产值项目”,宝安区官方媒体当时称。

6月11日,位于福州华信培训中心的一位职工告诉新京报记者称,“大生过去很有钱,小领导都是开奔驰、宝马。大生赚了钱后,就搬出去了。大生现在没钱又要搬回来,最近卖了四五部车”。